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初发心在浦东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2254|回复: 0

2015-10-22

[复制链接]

6

主题

6

帖子

100

积分

管理員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0
发表于 2015-10-28 21:24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0151022薰法香如是我聞思(個人筆記草稿,僅供參考,正確內容,請以未來大愛台播出的為主,感恩!)


久遠劫來常聞佛音聲教,
入佛知見向菩提大直道,
恆住聲聞守緣覺自獨善,
求佛知見至無上正等覺。


       我們用心來體會,體會塵點劫以前,大通智勝佛那時候,釋迦牟尼佛已經是十六王子之一。大通智勝佛又敘述十六沙彌的過去,已經是供養這麼多佛,一直以來,這樣上求下化,與很多菩薩聚會在一處,也是與很多眾生結了很多的好緣,長遠劫,就是這樣上求下化。一直到大通智勝佛時,他們開始發大心、立大願,希望能聽到佛陀講說大乘法,他們所要追求的是佛知見,希望能夠有與佛同等的知見,他們就是期待能進入菩提大直道,去行菩薩道。這是他們的心願,久遠劫來,不斷聽佛的音聲教育,這是長久長久的時間,在大通智勝佛這個道場,他們才開始發大心。就如佛陀,釋迦牟尼佛,在娑婆世界的教育,循循善誘,一直到四十二年後,才開始希望大家要展開心胸,向大乘道精進。在娑婆世界的釋迦牟尼佛,覺得因緣成熟了,時間不夠用,鼓勵大家要展開心胸,向菩薩道走。但是,大通智勝佛的時代,十六王子也是在過去長久的時間,以聲聞,聽佛陀的音聲,他們用心吸收,經過了幾千萬億劫供養,上求下化,現在這個時候已經真正瞭解了,在大通智勝佛的道場請佛轉大乘法輪,是自動請佛轉大乘法輪,與我們娑婆世界,是釋迦佛鼓勵大家要走入大菩提道不同。


       用心去體會,娑婆世界眾生的根機就是還未很敏銳,還是停滯,停滯在聲聞,守在緣覺,就是自覺,或者是獨善其身,這就是我們娑婆世界的眾生,還是這樣。其實,比較起來就是,十六沙彌除了在大通智勝佛的過去,還有大通智勝佛的以後,還是與這些結緣眾,生生世世也是這樣,講法,同樣這樣地牽引我們。這些結緣眾也是很久的時間,卻是還是「恆住聲聞守緣覺自獨善」,同樣還是這麼長久的時間,一直生生世世,還是這樣守在小乘法。現在再來到釋迦牟尼佛的道場,還需要釋迦牟尼佛來鼓勵大家,鼓勵人人要走入大菩提道。所以,希望人人要求佛知見至無上正等正覺,這是佛陀來人間的目標,希望所教的弟子,人人能體會。這是要圓滿過去,已經彼此有所結緣,今生此世,我們在釋迦牟尼佛已經成正覺了,所有的結緣眾,這個時候也應該要發大心、立大願的時刻,這是佛陀來人間一大事因緣。是啊!一大事的因緣,我們就要好好地把握。人間很需要,需要人人發大心、立大願,需要人人走入苦難的地方,去為他們付出,這也是一種布善種子,結大福緣。你們在誦《無量義經》,開頭就應該有誦到了。愛,用愛來布善種子,這就是我們大家要努力。


       現在的土耳其,慈濟人也是在那個地方在發揮如何布善種子,走入苦難人的家庭。因為他們已經在那個地方,昨天是第五天了,這第五天,前面已經發放了,後面就再回歸到他們的家庭,去訪視家庭。走入敘利亞難民家庭,來到土耳其這個地方,他們到底如何生活呢?人在他鄉的國度,尤其是自己的國家受盡了人禍的摧毀,逃難來到土耳其,到底他們現在安住的家庭是怎麼樣呢?土耳其慈濟人他們安排,發放之後,就去回訪,去看看他們,訪視一下。


       看到他們走在土耳其的大街小巷裡,看到每一個家庭。當然,大家要出門前,胡光中居士就先做一番叮嚀,要知道人家的風俗,要知道人家的規矩。因為穆斯林婦女是很保守,有的婦女,臉都是包起來,連眼睛也包起來,她們要將面紗拿下來,就是要在她的先生、她的兒子面前才打開她的面紗,若是在別人的面前,就是整張臉要包起來。現在已經比較開放了,就是眼睛能露出來。但是,若去的時候這個家庭先生不在,要進入她的家庭,男眾先不能進去,女眾進去跟她互動,(等女主人同意了才能進去,且還只能在她說可以的方間走動)。現在還是這麼地保守。這是表示了女人的貞操、貞潔,就是女德,就是這麼保守。先讓我們知道他們那裡的規矩,這就是禮貌,這就是尊重。


       他們所到的地方,都能看到慈濟送給他們的毯子,那件毯子,是在土耳其,胡居士他們去訂製的毯子,他們是重新織過,織出來毛毯,特製很厚、很大件,又印著慈濟的標誌,慈濟的 logo。每個家庭都把慈濟 logo 這個標誌,他們這件毯子就這樣高高地、用繩子牽起來,就掛在上面,讓我們看到每個家庭,都可以看到這件毯子是慈濟送給他們的,這也是他們表示這分的感恩。其中有一個家庭,這個家庭就是五個人,一對夫妻,三個孩子──二個兒子、一個女兒,年紀最大的兒子十三歲,第二個兒子是十一歲。這位先生(阿罕默德胡笙)來到土耳其之前,車禍了(脊椎受傷),所以不能工作,也無法工作了。這兩個兒子,一個十三歲、一個十一歲,安慰父親:「爸爸,您安心好好養病,家庭,我們能承擔起來,我們可以去當童工。」就這樣,這兩個孩子就是去當童工了。


       一個人賺七百五十元,兩人一千五百元(此篇幣值均以土耳其幣里拉計算,一里拉約合新臺幣十一元),這就是他們一家五口人的生活。而且他們要五百元付房租,他自己本身的受傷,現在每個月要一百五十元的藥費,這就是他們的生活,剩下的才能生活,要扣掉六百多元,這樣生活,這實在是很辛苦。還要繳水電費二百元,一千五百元扣掉房租五百元、扣掉藥費一百五十元,還要扣掉水電費二百元,剩下的才是他們的生活費。想,這生活是多麼難過的一個家庭。慈濟人能發現到,將這孩子打工的錢這樣補貼給這個家庭,這位先生非常的感恩,感恩家庭能生活下去,感恩,更感恩的就是孩子可以去讀書,這就是他非常的感恩。他說,他每天都用虔誠的心來祈禱,感恩慈濟,這是他表達的心意。


       胡居士他在這個家庭就向大家再補充解釋,他們來探訪他時,問他:「孩子一個月可以賺多少錢?」這位先生回答他:「一個人六百五十元,另一個五百五十元。」胡居士補充解釋:他知道,這位先生知道慈濟要替他的兒子來補助家庭的生活,孩子賺多少,我們就要給他多少,這位先生他就說少一點。其實孩子是賺七百五十元,但是他跟慈濟人說六百五十元及五百五十元。後來胡居士就說:「孩子在工廠是賺七百五十元,你怎麼說六百五十元、五百五十元呢?」他說:「慈濟要幫助我,我已經很感恩了,我若能少拿一點,慈濟再湊起來就能再幫助更多人。」胡居士將這樣的心意、這樣的故事呈現給慈濟人,慈濟人也很感恩,覺得這是一個很有志氣,志氣清高的一個好家庭。看家裡是這樣打掃得非常乾淨,很整齊,這孩子的教育,父親、母親坐在椅子上,孩子就是坐在地上,規矩就是這樣,很好的家庭。


       說話之後,秋良,黃秋良居士就跟孩子說:「一時的困難不要埋怨,我過去……」他就說自己的故事,「過去我的家庭也是很困難,但是就是要努力,要努力讀書,要努力做人,將來也是有成功的日子。」走進人家的家庭,這樣一一去輔導,一一讓每個家庭感受慈濟人的關懷。因為他們分成五組,要去探訪這麼多家庭,每一個家庭都是很感動人的故事。人人都很自愛,他們有他們的信仰,他們有潔身自愛的戒律,一時遇到這麼大的困難,需要接受遠方來的這分愛,所以他們從內心的感恩。這群菩薩也是,人間哪裡有苦難,就哪裡去幫助,同時,自己的行動也能帶動更多人這樣來一起投入。土耳其當地志工也紛紛投入了,這一波在土耳其,對慈濟的看法再更上一層樓,瞭解雖然慈濟是佛教,卻是沒有宗教的分別,付出是誠意的,無所要求的,這分清淨的愛,他們樂於接受、安心接受,而且歡喜接受。他們的感恩,也是很虔誠的感恩,打從內心,內心的感動、感恩。


        修菩薩行就是這樣過來,自度度他、自利利他,修學佛法,就是要向前前進,不是只守在聽法,光是聽法,知道道理,我們不願意身體力行,只知道如何讓這片心地清淨,你卻是不願意播種子。若這樣不播種子,光是在那裡一直耕田,你永遠都沒有收穫。你若肯播種子,一生無量。這就是《法華經》的精神,它的精髓在《無量義經》就這樣跟我們說了。所以,常常在誦《無量義經》,等於是時時都在行《法華經》的精神,吸收《法華經》的精神。我們更要把握這個時間走入人群,去實行法華無量義,身體力行這樣走過來。有走過來的那個心得,內心才有種子。相信他們現在第五天過去了,今天開始又要進入第六天了,每一天、每一天都在播種子,愛的力量在當地紛紛產生出來,發芽,播種子,也已經種子的芽也出來了。我們應該要見證,見證愛的力量,就是我們真如本性,那分最清淨無染的善種子,我們要讓它落土,才有辦法生根。


       我們不斷說信根要深,要長,你若不落土,這顆種子根本就無法發芽,不會生根,你要讓它有這個因緣,有土、有地,將種子放進土地中,自然它就會生根,自然它就會發芽。同樣的道理,聽法入心,就要深深埋在我們的心地,心地若能種子落地,這樣才能發芽。就如過去我們種花生,花生,地整理好,讓土鬆了、犁溝,然後就是花生的種子種下去,還要用腳將土撥過來,一隻腳撥過來,兩腳另一腳撥過來,土夠厚了,還要再踩下去,踩緊。因為種子若沒有埋在土中,若沒有踩下去,鳥就會來啣,種子就會被叼走了。所以,種田要播種子,也要知道種子的性,也要知道種的方法,這就是要用功。


        我們修行也一樣,我們修大乘行就是要這樣,如種花生、種稻穀,同樣的道理,否則它的根不伸,芽不長,我們修行還是要好好吸收佛法,入我們的心,要深入,還要伸根,這是用心。雖然佛陀長久的時間是這樣過來,其實我們也是一樣,長久的時間懵懵懂懂就是這樣過來,很可惜。但是釋迦牟尼佛他是生生世世不斷,他在十六沙彌,大通智勝佛的時代,要再與這些結緣眾讓他們成就,人人發大心、立大願,能與佛同等的知見,這就是佛的心,也就是我們應該要精進的方向。我們看前面的經文,


經文:「諸比丘!我等為沙彌時,各各教化無量百千萬億恆河沙等眾生。」


        這是前面,釋迦牟尼佛敘述他們在大通智勝佛的時代,十六沙彌各個,各人都化度無量的千萬億恆河沙的眾生,每一位沙彌都是這樣展現出他們求大乘法的精神,也發揮了他們對大乘法的體悟。從大通智勝佛入靜室,他們和這些心有疑惑的人解釋大乘法的道理,所結的緣有這麼多人,百千萬億恆河沙等的眾生,這樣生生世世就是期待人人能瞭解。不只是瞭解,要發大心。這時間這麼長久,眾生剛強難調伏,我們就是這樣,還是糊里糊塗,生生世世,不由自己來到現在。佛陀已經過去二千多年了,不過我們現在還能有佛法留在人間,佛的兩千多年後,我們的現在,我們可知道這段時間,與佛同世,我們也聽過法;佛滅度之後,我們也不知經過幾生世來到現在,此生此世,我們到底是不是有理解呢?


        可能我們的無明、惑還是未除,所以現在聽法,還是一知半解。我們未來還有很長久的路要走,未來長久的路要走,就要現在自己趕快鋪,鋪這條路,走得愈長、愈廣,我們所見、所聞,瞭解佛陀所說的理,鋪在天下,天下眾生的生態,鋪在天下的大地道路給我們走,這條路要我們自己發現,我們要自己修路,修出了這條路,正確的方向。路要自己走,也要自己鋪。地理、方向,佛陀已經向我們說好了,現在的路,我們要鋪,路,我們要走。下面這段文再說,


經文:「從我聞法,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此諸眾生,於今有住聲聞地者,我常教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」


經文簡釋:
「從我聞法,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;從佛聞說大乘之法,為欲成就無上菩提。


       前面所教化的,在大通智勝佛的時代,十六沙彌所教化無量百千萬億眾生,是「從我聞法」。我一直一直這樣跟他們說法,生生世世都是為了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。我所為他們說的法也是這樣,希望人人都能得解無上正等正覺的法。「此諸眾生,於今有住聲聞地者」。這些眾生到現在,現在就是釋迦牟尼佛的時代,還是住在聲聞地。在聲聞地,我釋迦牟尼佛還是常常教化,希望他們能得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,這就是我的目標,為一大事因緣。所以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,是佛陀期待人人能入法中,這個法就是大乘法。佛無時不刻,他的心懷就是希望人人能體解大乘法,這是佛的本懷。但是眾人根機無法接受,他就要用種種方法這樣接引進來。所以無不都是說大乘法,「為欲成就無上菩提」。大乘法,希望成就所有的眾生,所得到的是無上正等覺。


經文簡釋:
「此諸眾生」;昔時大通道場,解疑除惑,所化恆沙之眾。


      「此諸眾生」,這些眾生就是「昔時大通道場」,同樣與十六沙彌同時代,大通智勝佛所說的法,有的人瞭解,有的人還有疑惑。十六沙彌為他們解除疑惑,所化度的這些人,就是所化度的恆河沙眾,這樣一直來到佛的道場,現在釋迦佛的道場,還停留在聲聞、緣覺的地位。


經文簡釋:
「於今有住聲聞地者」;至於今生,尚有退大,住於小乘聲聞修法自利位居小乘者。


        所以「於今有住聲聞地者」。「至於今生,尚有退大」。不只是在聲聞、緣覺,守在這個位置,還有的人還是退失大乘的道心,不只是在聲聞守住,還在要說大乘法時,大家退席。看看佛陀開始允許舍利弗,說:「我豈能不說?汝已三請,我豈得不說?」(方便品「汝已慇懃三請。豈得不說。」)所以開始要說,五千人退席,大乘法要開啟,談何容易啊!所以,聲聞這樣獨善其身,聽到大乘法,就這樣退失,退大。「任於住於小乘聲聞修法自利,位居小乘者」。與佛的時代,釋迦牟尼佛的時代,同樣這樣,寧願退席,寧願要當聲聞,不願意成佛,就是這樣。他對自己沒有信心,所以退了這個大乘的菩提道心。


經文簡釋:
「我常教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;為機緣故,說種種法,然如來意,但為佛乘,諸有所作,常為一事,故曰:我常教化。


        「我常教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。釋迦佛說,我常常就是這樣說,從大通智勝佛就是這樣說,一直種種的方法教化,聽了,就這樣停滯在那個地方,就是不願意向前前進,這樣的眾生,真的是很頑劣的眾生,就是大多數。「為機緣故),佛陀,釋迦牟尼佛常常這樣在教化無上正等覺,眾生卻是同樣還是守在聲聞、緣覺。這個機緣,這些頑劣的機緣,所以佛陀不得不再重新,不斷重新講說這種適應眾生根機的法,所以要「說種種法」。如來的意,就是只為佛性,就是要人人成佛,但是眾生的根機就是這樣,所以佛陀不得不還是隨機,但是這不是佛的本意,佛的本意是希望人人成佛。所以「諸有所作,常為一事」。佛陀所要做的事情,就是希望人人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期待人人都能成正覺。所以他才說,佛陀說「我常教化」,我這樣一直教化,一而再,再而三,跟你說就是這樣,你怎麼又這樣?常常這樣說,怎麼……,很累。不過,佛陀也不能喊累,因為一大事因緣,這是佛佛道同的心願,任何一個眾生他都不要漏掉,所以必定要有這樣的耐心,發弘誓願,種大因,不斷就是這樣。


*發宏誓種大因之後,中間退大向小,住聲聞獨覺位,佛常教化大乘,諸人應以大乘之法入群度眾,漸入佛道。


        但是有的眾生聽法,很好,大乘法將來就是入人群度眾生,然後成佛,人人都願意、歡喜。不過,就是種了此善因之後,中間又退失,退失大心,又向小乘走,這就是眾生。就如剛才說,要種花生就是要犁開土,土先犁開,花生的種子種下去,用腳把土撥過來,土蓋在種子上,腳還要踩緊它。為什麼呢?擔心這顆種子被鳥叼走,失去了這顆種子。所以要不斷去巡視,花生如果種下去之後,還要巡視到它發芽之後,芽長出來了,這樣才算安心。花生長大了,去挖時,光是一顆花生種子,你挖起來就是一大把,算一算到底有幾顆花生?五六十顆,這五六十顆就表示有五六十個豆莢。但是一個莢的花生,有的多數是兩粒,也有不少是三粒、四粒。所以,一莢的花生,如果它有四顆種子,那是從一粒種子種下去,挖起來有四五十個莢。你想,要是一莢平均有兩粒、三粒,你就知道一粒種子複生幾百粒、幾千粒、幾萬粒,不斷輾轉。這就是在耕耘,只要我們的道心堅固,我們累生累世,我們所結的結緣眾也會愈來愈多。


        就如現在的土耳其,本來一個家庭,就是一對夫妻、一個孩子,知道慈濟了,現在慢慢的,已經有這麼多人,慈濟人再去助緣一下,這一波應該也是很多人,不只是土耳其能幫助人的人,連敘利亞來到土耳其,從災難中的逃難人,也是在心中種下一顆愛的種子,將來若能平靜下來,這些人再回到敘利亞,說不定這些粒粒也是種子,那個地方應該也是有生根發芽的機會。這就是說道心要堅固,不要當中漏失了,這樣就很可惜。「中間退大向小」,實在是很可惜,所以「住聲聞獨覺位」,還是永遠都在聲聞、獨覺的位置。這是佛很無奈,很不捨,但是佛絕對不放棄,所以「佛常教化大乘」,不論你是怎樣的鈍劣,我還是耐心教育,生生世世教育。所以「諸人應以大乘之法入群度眾,漸入佛道」。希望人人能好好用心,好好發心,立弘誓願。人人若能發心,立弘誓願,自然大乘的佛法就慢慢成長,入人群中,愈來愈能培養這分愛心,感覺生命中的價值就是這樣的付出,慢慢就成長。接下來這段文再說,


經文:「是諸人等應以是法漸入佛道。所以者何?如來智慧難信難解。」


經文簡釋:
「是諸人等應以是法漸入佛道」;謂諸聲聞,以聲聞之法,從漸入頓。


        「是諸人等應以是法漸入佛道」。要用這個法這樣一步一步入佛道,我們要很用心去體會,也就是說「諸聲聞眾」,這些聲聞眾現在是佛的聲音入他們的耳中,但是我們要知道,聲聞的法雖然聽進去,若能聽法,就有進步,有聲音入他們的心,自然用耐心一步一步來引導。


經文簡釋:
「所以者何?如來智慧」;何故從漸,由佛理深難解之故。佛之知見,名為智慧。


       「所以者何?如來智慧」。如來用智慧這樣漸漸來誘引他,因為佛理很深,難解,所以,佛陀必定要用心,用法來為他們解釋。因為道理很深,難怪大家聽不懂,所以佛陀他就要用長久的心,因為眾生的根還是還未長、還未深。佛的道理實在是很深,所以難解。佛才需要發揮他的智慧,要耐心、愛心,要長情,永遠永遠不放棄,這就是佛,他都瞭解眾生的根機。佛的知見,因為知道這實在是很深奧的道理,要能體會一般凡夫的心,或者是根淺的人,還是很難。


經文簡釋:
「難信難解」;一念心明,即成佛道,功高難信;圓頓大教,說佛知見,義深難解。


*徵釋退住之意,雖下大種,緣佛慧難解,所以退大而向小。


       所以這種「難信難解」,「一念心明,即成佛道」。其實,就是我們無明,只要我們一念心明,要能成佛道,就要提出「功高難信,圓頓大教」。真的是我們要瞭解這些眾生,本來一念就能瞭解佛的道理,卻是我們眾生的根機沒辦法,所以必定要用功,要用功,但是要能內修外行,能到達圓頓大教全都瞭解,這必定要用很高的功夫。要發無上心,無上心,求佛知見。要求佛知見就要用功,因為我們要發無上心,無上心是至高無上,這念心就要下功夫。至高無上,當然,要去瞭解佛知、佛見,不是那麼容易,所以,「說佛知見,義深難解」。要說出佛的知見,實在是義深難解,難怪眾生要瞭解,真的不容易。所以,我們要來解釋釋迦牟尼佛的法,也是很困難,何況我們要接受的人,更加困難。這就是解釋為什麼會退住在聲聞呢?因為難知難解,雖然佛是「雖下大種」,用很大,希望大因大緣,讓人人能瞭解,但是還是難解,佛的智慧還是難解,所以「退大向小」。


*以今觀之,幸聞大法,不無宿因,安知吾徒非智勝之遺塵,若能勤進,其庶幾乎。


        「以今觀之,幸聞大法,不無宿因」,以現在來看,那就是聞大法,現在我們能聽到大法,都是有宿世的因緣,過去無量劫前,宿世的因緣。既然有這樣的因緣,只是我們的根機較淺薄,只是我們的無明較厚重,不過我們要很慶幸,我們現在還能聽到大法。就如大通智勝佛說大法,大家的疑惑一樣,接下來有十六沙彌來代替佛回答解釋,為那些有疑惑的人。有疑惑的人聽完之後,也「知道!知道!」不過「知道!知道!」「有信,瞭解了!」但是還未真正體解,只是「信」和「解」而已,還未真正體解。所以我們還未體解的眾生,生生世世到現在,再聽大法,真的是「幸聞大法」。


        我們現在已經再聽到大法,「不無宿因」,大家都有宿世的因緣,所以我們豈「安知吾徒非智勝之遺塵」大通智勝佛所遺留下來,塵點劫以前那時候我們聽了法。在那個道場,我們難道不會想到我們就是在那個時候的結緣眾嗎?「若能勤進,其庶幾乎」。好好去精進,這樣我們應該沒有什麼困難,不用很長久的時間,我們聽了,應該慢慢能入。其實,我們都是在那時候的結緣眾,同道場、同修、同精進的人,一時的懈怠,失念,又再漏落五道四生輪迴,一直到現在,又聽到大乘法。所以我們要很用心,不要讓它再漏失了,要時時多用心。


花蓮薰法香團隊感恩合十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註冊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晨钟起

GMT+8, 2024-7-20 05:18 , Processed in 0.023525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