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初发心在浦东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2284|回复: 0

2015-10-24

[复制链接]

6

主题

6

帖子

100

积分

管理員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00
发表于 2015-10-28 21:48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20151024薰法香如是我聞思(個人筆記草稿,僅供參考,正確內容,請以未來大愛台播出的為主,感恩!)



本常住大乘實法,

恆持不退無上道,

初種大因生懈退,

從大向小住聲聞,

佛常教化大乘法,

諸人應漸入佛道。



我們本來人人本具佛性,人人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,本來就是愛的能量,就是要不斷人與人之間互動。但是我們人總是在這一分無明,所以從愛變成了無明、貪念,各自都是守護在自己,貪著外面的境界就起心動念,無明不斷造化,這就是我們眾生所以苦,就是苦在無明覆蓋了我們的本性,要不然,人人應該都是常住在大乘法中。每一個人「心包太虛,量周沙界」,每一個人都是與道理合會,應該就是,但就是被無明覆蓋了。我們很有幸,與佛法有緣,能得遇佛法,又聽聞大乘法,這是我們要慶幸的,所以要「恆持不退無上道」。本來我們就有了,尤其是從大通智勝佛時,我們應該在那個道場也有聽法,說不定我們在那裡聽法,有的人已經理解了,能夠瞭解、信解,但是有一大部分的人還有懷疑。我們應該要常常記得,說過的法,聽進去了,我們要記得那個境界。

大通智勝佛時,講《法華經》,有人信解,很多人懷著懷疑,所以,十六王子,佛入靜室,十六沙彌他們就代替佛,向這些有疑惑的人,再各人帶著與他有緣的人,各升法座,也是繼續解釋《法華經》,大乘法。所以,各個與十六沙彌有緣的,隨著十十六沙彌聽法,我們就是,我們就是那些有過懷疑的,我們跟著十六沙彌之一,現在成佛的釋迦牟尼佛,隨著他講法,我們已經相信了,但是,我們沒有徹底瞭解。從那時候,我們就已經「初種大因」,在那個時代,我們就已經接受到十六沙彌之一,現在的釋迦牟尼佛,他講大法,為我們種了大因,我們就是這樣不斷生生世世。也就是因為經過了生生世世,長久的時間,我們修行的過程中,還是慢慢生起了無明再覆蓋,所以退失大心,再退回小乘法。這當中生了懈怠心,所以再從大向小,這樣住在聲聞,就是佛的音聲,再體會佛法。

很可惜啊!本來我們人人都已經本具佛性,因為一念無明,所以我們才又再退失。還有緣,在大通智勝佛時,我們再次聽大法,也種了大因,再經過時間的流轉,我們又生懈怠心,這樣退失,現在只是靠著聲音來聽法,所以我們現在要好好用心把握,把握大乘法。佛,他不放棄,「常教化大乘法」,絕對不放棄,生生世世與菩薩俱,生生世世上求下化,生生世世都是為我們說大乘法,我們要很感佛恩。我們最大的供養,我們過去也說過了,最大的供養是我們要身體力行,受法供養,我們接受了法,身體力行,這樣來表達、來回報佛恩。所以「諸人」,我們大家,「應漸入佛道」,要好好地走入了菩提大覺道來,這是佛最大的期待。人生本來就是要發揮我們人性本善的良能。看看現在,我們大家每天都在聽,聽得到的天下苦難事,在我們的道場裡,在慈濟世界裡,在人間菩薩這樣投入人群中,所看、所瞭解的,人生真實苦,真的苦,加上了這近代以來,氣候變遷,災難頻傳,我們在地球上國際間,慈濟人如何在精進,如何在發揮人性本具的愛,在付出。

看到我們這群很認識,人人都是在慈濟團體中,所以我們都瞭解,什麼時候,哪個國家的團體,跨國去做救災、救難的行動,我們都知道。所以,在人世間看人間苦,也是投入人群中見證苦的真理。我們都看到了,有年、有月、有日,很詳細記載下來。就如在印尼,印尼習經院,雖然它是一個伊斯蘭教,同樣的,他們也是用愛在為人群付出。在幾年前,二00三年到現在,已經是十二年前的事情了。因為印尼是信仰伊斯蘭教,人人都是很虔誠的信仰,卻是在這個國家裡,貧困、苦難人偏多,所以那時候,我們慈濟就是與印尼很有互動。苦難人多,而且社會不平靜,慈濟人在那個地方如何能安頓當地的苦難人,如何提倡有錢的人、富有的人要趕緊投入,投入去付出,這種「教富濟貧」。當地的華人富商,大家的心受啟發了,人人發揮他們的愛心,投入社會的付出。

這段期間,在這一二十年來,就是與慈濟這麼的有互動,這麼的能接受人間菩薩道,這麼的積極在付出。臺灣能幫助的,十幾年前,台灣農委會給慈濟大米,慈濟將米送至印尼,幫助印尼,足足有五六年的時間。其實不只五六年,到現在,年年都是這樣在付出。所以他們將這些米很用心的分配,造名冊,給真實貧困的人,家家戶戶,大小戶都能得到足夠的量,大戶的就給大量,較小戶的就給小量,很詳細分配白米。

在那當中,有一間習經院(奴魯亞‧伊曼習經院),這位教長,哈比教長,他收容了將近八千位孩子,有孤兒,有貧困的,也有要來讀書的,總共是有將近八千多位的兒童。那時候真的是要過日子很困難,不論是空間很窄,或者是他們的資糧,糧食的來源很困頓。七八千人口,每天的食糧,尤其是青少年、幼年的孩子都有,所以這位教長,他就是來向慈濟求援,是不是慈濟也能幫助他們白米,讓他們解除困難。二00三年那一年的八月開始,我們慈濟就送給他們二千五百包的白米,給這所習經院。看到這些孩子,有了白米,開始第一次的白米香,飯的香味這樣出來了,看到那些孩子歡喜,熱騰騰的飯在冒煙,一聲號令,孩子人人拿著碗盤來了。飯一大盤捧在手上,趕緊用手將飯捏來塞進嘴裡。那一分滿足,那一分歡喜,清…那一分純真無邪的笑容,很大群的孩子,看到那個畫面,這就是人間最大的享受。吃到飯,歡喜,在肚子裡,滿足了他的肚子,看,從那個畫面上看到,付出的人的心歡喜。

從此開始,我們又在十月二十四日這一天,也就是我們現在的今天,十月二十四日,那就是在二00三年的十月二十四日。八月十一日給他第一次,二千五百包的米,經過了到十月二十四日,同那一年,就是再二個月後,我們再送給他們,同樣是二千五百包米。就在這一天,同時我們與他簽一個約,我們在五年內,願意月月送給他們五十噸的大米,每一個月,從十月二十四日那一天開始。除了送米去,二千五百包以外,就同這一天簽約,五年的時間內,我們要幫助他們每個月五十噸大米,這樣來幫助他們將近八千位孩童、青少年,一直到現在。繼續在五年的時間,二00三年一直到二00八年為止,這當中,他們習經院的孩子也增加到,那一年已經超過萬人在習經院裡。五年後,想要結束白米發放那時候,哈比教長他就又向慈濟要求:「是不是能再繼續一年呢?」郭居士(郭再源)他又回來跟我這樣說,我說:「是可以,你們的力量做得到的範圍,台灣給你們的米,你們要好好分配。但是,你們是不是向教長說,跟他說自力更生,他們有這麼大片的土地,將近千甲的土地,應該讓這些青少年也能一邊讀書,一邊也要去農作,自力更生。」

我就跟他說:「你告訴他,我們精舍生活的方式,我們雖然在修行,我們也是自力更生。必要時,我們可以去教他們,那些土地都是可以種五榖雜糧,若能這樣耕作,我們可以派人去支援,去教他們如何耕作。」教長聽了很歡喜:「是啊!應該可以像這樣修行的團體自力更生。」所以又再延一年,這一年裡,我們也有台灣的農耕志工,很會務農的人,也發心在印尼找懂得農耕的人,就這樣開始教他們如何耕水田,旱地如何耕耘。用一年的時間教他們,他們的糧食不欠缺,我們繼續供應,他們用心這樣學,一年後,不只是地上的五穀雜糧,他們種麥,就能收麥;種稻,就收稻種,這樣甚至稻子可以當飯吃,麥,我們就再去教他們,將麥輾磨成麵粉,麵粉可以做包子。

他們就開始這樣,將麥子做成磨成麵粉,他們就學做麵包。那段過程,同樣用錄影帶錄起來,看到他們自力更生,做得很歡喜。看到他們懂得將麥磨成麵粉做麵包,自己做麵包吃得很歡喜,自己種的米,也是吃得很飽,那種滿足也是同樣。如一個修行的團體,一萬多人能互相協力,較有力的、較年長的青年帶著少年,少年就顧這些幼年的,這樣大家庭的生活。當然,這段時間是我們和他們的關係,這樣付出,不分宗教,看到這個宗教的人口增長,看到這個宗教的系統安定生活,我們很歡喜。不過,後來我們才知道,教長為了接受我們的幫助,他受到教友很大的壓力,大家都向他反抗,大家,其他的教友就說:「你不應該接受國外的人來幫助,接受臺灣,你不應該接受我們的宗教以外的人來幫助。」對不同宗教的幫助,對國外來的幫助,給他很大的壓力。但哈比教長就回答大家,他意志很堅定,就跟大家說:「臺灣這個宗教團體,他們來幫助我們,他並沒有要改變我們的宗教,去信他們的宗教,這麼多年來,他們都沒有改變,他們是用真誠的愛來付出,用這種國際人道精神來幫助我,這樣有哪裡不對?」

後來才知道,哈比教長一方面為了他這些孩子,這些孤兒、這些貧窮的孩子,他為了要庇護這些孩子的健康飲食,要庇護這些孩子的住宿安定,他個人犧牲那麼大,受到周圍的人這種的壓力,這麼大。後來才知道,他真正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。但是,確實慈濟在當地這些企業家,是真實的付出,除了臺灣的白米,他們也在那個地方,他們的空間不夠,也為他們再蓋教室,還為他們蓋宿舍,又常常為他們義診,補給營養品等等,付出也很多。從二00九年,完全停止白米發放,不過,還是同樣在每年齋戒月,仍然會去發放,就如供養,也是一樣去付出幫助,同時簽訂了為他們義診,一直維持到現在。

所以說,宗教只要是方向對,就是都愛。看看哈比教長,多偉大啊!為了這一萬多位青少年、幼年的孤兒,他個人所受的壓力有多大,但是他多麼的堅持啊,與慈濟保持著這麼友愛的態度,這實在是讓人很敬佩。這也是一種修行,雖然宗教的名稱不同,那種大愛的精神,無私的愛,是一樣的,令人很敬佩。每次若提起這件事情,就是從內心的敬佩,真的不容易。所以,人人本具佛性,人人的本性都是愛,都是善,所以這分善,要堅持到底是不容易。所以,「本常住大乘實法」,人人本來就是這麼開闊的大心,人人都有這分能庇護很多人的力量,這本來人人就有。但是,我們應該要恆持不退這分無上道,無上的大法。這位教長他也就是這樣。所以我們「初種大因生懈退」。其實,這個善因,佛從塵點劫前,十六沙彌的時代,就已經這樣為我們種下善因了,生生世世都是為我們說大法,教大乘法,卻是我們是自己退失,退大向小,這實在是很可惜。我們現在再開始,我們要好好用心,將大乘法我們要用入心來,人人要走入大菩提這條大直道,向前前進。所以前面的文,就這樣說,



經文:「爾時所化無量恆河沙等眾生者,汝等諸比丘、及我滅度後未來世中聲聞弟子是也。」



從塵點劫之前,那樣一直來,所度的人很多了,以無量恆河沙來譬喻這麼多。這麼多的眾生,那就是「汝等諸比丘」,現在大家再相會在這個道場上,你們在聽法、修行的比丘,還有未來我滅度後,生生世世中的聲聞弟子,都是一樣。不論是經過正法、像法、末法,還有很長久時間,未來還有很多弟子都是要度的,將度未度的眾生還有很多。下面這段文,再接下來說,



經文:「我滅度後,復有弟子不聞是經,不知不覺菩薩所行,自於所得功德,生滅度想,當入涅槃」



我若滅度之後,同樣有這樣的弟子,就是「不聞是經」,就是大乘經。佛陀開始要講《法華經》時,不就有五千個弟子退席嗎?佛陀時代有,佛陀滅度後,未來的未來,或者是我們現在,聽到這部經,也是開始要入此大法,他就退席了。所以,「不知不覺菩薩所行」。因為他在講大乘經時退席,不要聽,他怎麼會知道行菩薩道的方法呢?怎麼會發大心,願意入菩薩道,入人群中呢?所以,不覺不知,所以「不知不覺菩薩所行」,不知道菩薩在行化,入人群中那一分付出的歡喜,看到人間的苦難,能為他拔除苦難,苦既拔已,菩薩心喜,那種法喜,他無法感覺到,都是自己自以為:我已經知道,我已經懂了,我懂很多,我也有修行。

所以,「自於所得功德生滅度想」。以為我都懂得很多了,我的心已經很靜寂清澄,我的心都不會受到污染了,這叫做「滅度想」。我已經得度了,我已經全都懂了,這就是現在有很多貢高驕傲的人,在法中生法慢的人,對大乘經就不想聽,所以,以為自己已經滅度了,他以為自己已經入涅槃的境界,靜寂清澄的境界。所以,我們要好好的,心若有這樣的疑,覺得為什麼要用這麼長的時間,為什麼同樣的法要不斷一直聽?所以,這種的人就有「慢」,在疑中生慢的心。

釋疑難自今而後,於佛滅度之後,諸聲聞弟子契佛心懷不易,況能解佛知見,故於己成佛之疑難。

「自今而後,於佛滅度之後」。未來「諸聲聞弟子契佛心懷不易」。真正要契佛心,不容易。在佛的時代,就有五千人退席,所以,佛陀的時代,一直到未來,佛滅度後的時代,應該是我們現在,在我們現在,還有未來,諸聲聞弟子要契佛心,契佛的心懷,實在不容易。佛世時,就不容易,何況是佛滅度後呢?平常人在講,將佛陀的法拿來講,要能體會佛心,真正是不容易,何況能夠解佛知見呢?十六沙彌,他們所要要求的轉法輪,就是講大法,讓大家能與佛的知見相同,平等,與佛同等覺悟虛空遍法界的道理,這是十六沙彌所要追求的。不只是十六沙彌,其實我們人人,學佛弟子也是要這樣。但是,我們要先契佛心,我們要瞭解,「以佛心為己心」,要先瞭解佛心,我們才有辦法將佛心成為我們的心,我們的心能夠瞭解佛的心。佛心是我們的自性心,我們若不瞭解,在說法的那位釋迦牟尼佛,成道之後,從他的口中講出他內心所想的、所瞭解的法,若不是這樣,我們哪有法可聽呢?

我們要聽法,法要聽入心來,啟發出了我們自己本性的自性佛。所以,佛心,我們若能瞭解佛陀說法,我們真信、真解,用在我們自己,刻入我們自己的心,在我們的心中啟發我們的自性佛來。就是一定要先信根深植,信佛所說法,我們才有辦法契佛心,成為我們自己的心,啟動我們的真如本性。若不這樣,我們要如何能解佛的知見呢?佛陀覺悟的那個境界,在虛空法界,大宇宙空間之下的道理,我們要如何能知道呢?所以,要與佛知見同等,必定要先契佛心。契佛陀的用心說法,我們要相信,這是一定的。所以,「故於己成佛之疑難」。佛陀成佛說法,眾生有疑;或者是眾生要成佛,就是有疑,所以難,難得成佛。同樣的道理,你難信佛的法,你要成佛同樣也是困難,因為你有疑的心。所以我們應該要先撥開我們這分疑念,我們要信根要深,要深廣,才有辦法真真正正將佛法入心,我們自己的真如本性才能夠啟動,發揮我們的佛性,以佛心為己心,要堅立我們的志願。



經文簡釋:「我滅度後」

咐囑言:如來將於此世人中滅度後。

正法:隨時間消過逝去。

像法:應世變化,遂漸敗壞。

末法:五濁惡世眾生垢重。



所以說,「我滅度後」。「我滅度後」,那就是佛陀叮嚀,再咐囑,就是這樣說。「我滅度後」,這就是已經在叮嚀我們。佛陀講《法華經》大乘法,就是準備將要入滅時,所以,句句話都是很用心在向我們叮嚀、交代。所以,「我滅度後」,「咐囑言:如來將於此世人中滅度」,這就是在叮嚀我們。如來,乘如是法,而來人間度化眾生。來人間修行,成佛來說法,如來,乘如是法,而來人間,來度化眾生,也是在這個世間中滅度,也是會消滅掉,這樣交代我們。同樣的,有一天如來也是同樣要滅度。所以,滅度之後,正法時期也會隨著時間消逝過去。像法,也是會應世間變化,慢慢遂漸敗壞。

看看,大陸現在很多,敦煌的佛窟裡面有很多佛像,很多佛教的故事,都由經文變成圖,畫出來,經變成圖,畫完之後,再雕刻,很多石頭山這樣雕了佛像,雕刻大佛,也是很多。經過了千年,已經全都毀壞、損傷了。雖然正法過去了,千年過去了,像法形象也開始一直慢慢被破壞了。不只是物質的佛像破壞了,佛法修行的規則,也愈來一直變質了,這是從像法開始,慢慢就一直變化,一直到末法,佛法完全都變質了,修行的方法等等,也都在變質敗壞中。這就是到了現在的末法時,已經是五濁惡世,眾生垢重的時代,我們應該要再提高我們的修行,要如何再回歸到正法的時代。哪怕佛滅度了,還是佛的正法要用在現代的生活中,佛陀無不都是要我們啟發我們的慈悲心,行菩薩道在人群,所以我們這時候應該要恢復佛的時代。佛陀的教化,用於我們現在,這就還是在正法,這是佛陀的期待。



經文簡釋:

「復有弟子不聞是經」;即方便品云,除佛滅度後,現前無佛時,妙法蓮華經難解,說者甚希有,聞者亦復希少。

「復有弟子不聞是經」。佛陀的用心是這樣,但是,時間經過了正法也過去了,像法也過了,現在是在末法中,未來的弟子也是「不聞是經」。佛住世時就這樣,未來的弟子也是同樣這樣,更嚴重。所以在〈方便品〉中,大家應該還記得,這段經文說,「除佛滅度後,現前無佛時,妙法蓮華經難解」。佛若滅度後,現前無佛這個時候,《妙法蓮華經》更難解,無佛在世,要將《妙法蓮華經》繼續講下去,實在是更難。佛的時代就難了,五千弟子退席,何況現在,要聽《法華經》,這本經實在要解它其中的意義,真的是難。

「說者甚希有,聞者亦復希少。」,要說的人,非常少,要聽的人,也很少。要說的人,更少。佛若滅度後,無佛時,要宣揚這部經,真的是很困難。說的人稀有,聽的人要瞭解很困難,真的是稀有。因為這麼大部的經,要繼續說下去,要用很大的耐心。要聽的,講的人能這樣耐心地說下去,聽的人能耐心聽下去嗎?因為他不解,他無法瞭解,他就會生懈怠,自然要理解這本經有困難。這是在〈方便品〉中有這段經文。所以,「聞者亦復希少」,說的人稀少,聽的人也少,因為在這當中,這本經,要能夠瞭解,不容易。

*佛既滅度,所有夙世曾值佛世之弟子,其所生世之時,所處之國土,未必盡有此大乘經典故,或致不聞是經。

所以,「佛既滅度,所有夙世曾值佛世之弟子」。佛滅度之後,有這些弟子,也是因為過去夙世以來,曾經過有佛住世的時代,經過那個時代也聽過經。「其所生世之時,所處之國土」,同樣,他們也是曾經聽過經,但是,到未來所處之國土,「未必盡有此大乘經典故」。儘管我們夙世有遇到這樣的法,但是,這個法,同這個時代,也未必能聽到有這部經。看看現在,同樣在同一個國土上,我們在講《法華經》,聽的人實在是不多,很少,沒有聽到的人佔大部份。尤其是在其他的國家,那就不用說了,那個地方連佛教都不曾聽過,哪有辦法聽到這大乘經呢?所以,要聽到這本經真的是困難。

「未必盡有此大乘經典故」,我們同樣生在這個國土,但是,這個國土有這本經,未必大家都能聽到這本經,或者是有的連這本經都沒有在他的國家中,這也是很多。所以,「或致不聞是經」。或者是有,就是不肯聽,全都有。有很多的困難,這本經要流傳,有這麼多困難。同這個地方、同這個國家,沒有聽到這本經的人很多;有這本經的國家,沒有聽到的人很多。在離講經很近的人聽了,沒有耐心聽,同樣的,這樣的人也不少。何況是真正在其他的國家,完全不可能能聽得到,所以,這實在是很困難,要聽到這本經,困難。



經文簡釋:

「不知不覺菩薩所行」;以不信故,無由知之,以不修故,任緣覺了復失,是以迷於一切菩薩所依所行。由於久遠昔因曾植善根深固至今亦知問道求法,殷勤精進修習。

所以,「不知不覺菩薩所行」。既然無法聽到大乘經,自然不知,自然不覺,自然菩薩道行就無法去實行。所以,「以不信故,無由知之」。因為他不相信,信根不深,所以,不修這個大法。「任緣覺了復失」,就是有因緣,他能夠聽到,但是他瞭解了,不過他又重複棄失,將它放棄,不想要行。所以,「是以迷於一切菩薩所依所行」。對菩薩道,他就這樣慢慢遠離。「由於久遠昔因曾植善根深固」,很久以前有這個因,有種了此善根深固。「至今亦知問道求法,殷勤精進修習」,很殷勤精進,也有這樣的。過去曾種了這個善根,很深,現在還能夠想要聽、想要問、想要修,這種精進的人也有。

*以聲聞法執留小法,未聞此大乘經故。雖其所行已入於菩薩修行之道。而距離佛知見遠。

所以,「以聲聞法執留小法,未聞此大乘經故」。所以「雖其所行已入於菩薩修行之道,而距佛知見遠」。雖然他已經說所行,已經要入菩薩道,但是距離佛知見還很遠,和佛的知見還離得很遠。我們現在才開始要發心,和佛的距離還很遠。



經文簡釋:

*「自於所得功德」;自於小乘聲聞之行所得功德。

*「生滅度想,當入涅槃」;於方便果,生心起想,即以羅漢偏空涅槃名究竟度。

所以「自於所得功德」,自,就是還在小乘聲聞之中,所行所得的功德,還是還很少,但是,自己生起自己的障礙,過去雖然有種了深因,但是,慢慢就會退失,退到聲聞。他以為「我已經都知道了」,所以「生滅度想,當入涅槃」,以為自己已經入涅槃的境界。像這樣,他以為他所得的都是很究竟瞭解了。這就是我們人,就是在聞法當中,第一、信根不深,第二、沒有耐心,第三、起懈怠想。種子種下去了,他沒有好好去自我耕耘,失去了這個緣,他就沒辦法真真正正信根深厚。

所以我們要用心,大家要趕緊漸漸快在大乘法中,要漸漸入佛道。佛時時都在教大法,我們應該聞大乘,要趕緊漸漸入佛道。這樣的人,若是以為自己就是究竟滅度了,這種人就很難得入佛法,這種疑,疑佛,疑己,真的就很難。所以我們要很用心,在大乘法中堅持不退,要時時多用心。



花蓮薰法香團隊感恩合十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註冊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機版|Archiver|晨钟起

GMT+8, 2024-7-20 04:49 , Processed in 0.02502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